为什么新西兰也在燃烧?

Kenny Lyu
为什么新西兰也在燃烧?

几个月来,澳大利亚熊熊燃烧的大火震惊了世界。山火已经蔓延至澳大利亚所有州和领地,在房屋毁损、人员伤亡之外,人们亦担心大量野生动植物灭绝。

 对新西兰来说,灾害就发生在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国,让人分外揪心。而日前北岛东部霍克斯湾发生森林火灾,也向新西兰拉响了警钟:尽管我们有气候和环境的优势,但对大火并非免疫;如果不采取措施,新西兰也会面临相同的破坏性未来。

australia bushfire

目前南半球正在经历炎热的夏季,这也是澳新两国森林火灾高发的季节。与澳洲大陆拥有辽阔的沙漠地貌和桉树植被不同,新西兰受海洋调蓄作用影响较大,南岛还有大片冰川,因此气温和空气湿度都保持在一个凉爽舒适的区间。在新西兰发生森林大火,无论概率还是扑灭难度都比较低。

但2019年成为了新西兰有纪录以来的第四个最热年份,气候学家称新西兰正在有变热和变干的征兆,而干燥是大火的助燃剂。过去二十年新西兰的山火季延长了70%左右,极端气候大大提高了森林大火的发生频率。

2019年初,鸽子谷大火烧掉了2300公顷松木林,是新西兰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火灾。南岛尼尔逊附近小镇有2500人被疏散。这场火灾的起因就是在高温、干燥和暖风的天气下,拖拉机在砾石围场作业引发的。

今年开年即发生的霍克斯湾大火,则是因为澳大利亚大火产生的焚风效应。新西兰北岛中部高耸的鲁阿佩胡山阻隔了从澳洲大陆跨海而来的热气流。热气流在爬升鲁阿佩胡山时被挤干水分,导致气流翻过山后变得无比干燥和形成高气压。而纳皮尔附近由于遍布阔叶林和针叶林,时速高达190公里的热风只需要一个火星就能点燃整片森林。

auckland hazy sky

甚至新西兰这两天刷屏的“烟雾围城”也是澳大利亚大火的副产品。受西风影响,大火产生的热空气把烟尘与可燃颗粒物推送到新西兰,将天空染成世界末日般的橙色。而灰尘等物质一旦覆盖南岛的冰川河湖,将削弱冰川水体对太阳光的反射作用,让新西兰地表进一步吸热,放大各种火灾隐患。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的气候学家詹姆斯·伦威克教授表示,南北岛的东海岸、北岛中部(包括首都惠灵顿)和北领地都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地区。

新西兰的干旱期正在明显延长:去年尼尔森观察到长达40天的无雨期,是该地区有纪录以来第四长的干旱期。汉密尔顿和陶朗加均有36天无雨的纪录,是两地第三长的干旱期。

国家水与大气研究所(NIWA)气象学家本·诺尔说,未来几年干旱会显著增加,尤其是东部地区。

total fire ban nz

如果雨水减少,温度上升,风力不断增强,森林大火的概率将大大增加;山火季也会延长,火灾很可能从早春烧到晚秋。

火灾频发对新西兰保险业提出了更严峻的要求,因为如果火灾造成的损失越来越高,保险公司很可能不再为火灾高危地区承保。据统计,非城市火灾每年给新西兰经济带来6700万纽币的损失。

西太平洋银行从2008年起开始汇报自己的温室气体排放。为了保证我们的运营满足《巴黎协议》规定,我们制订了自己的减排目标:在2019年的基础上,到2025年将绝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减少30%。

环境治理和应对气候变暖,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让我们一起努力!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