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最大雇主没了:是乌云还是金边?

Kenny Lyu
南岛最大雇主没了:是乌云还是金边?

新西兰制造业开始释放动能,6月PMI制造业指数攀升至两年高位,但新冠病毒正在重塑制造业的长期前景。

经过长期考察,全球矿业巨头力拓终于宣布在2021年8月前永久关闭其位于南岛最南端的Tiwai Point电解铝厂(NZAS)。该铝厂是在全国大封锁期间保持正常运转的最大制造工厂之一(主要是因为铝厂的正常关闭需要数周,而重启又需要数月)。在力拓宣布消息后,铝厂有一年左右时间逐步关停。

tiwai point

NZAS铝厂主要负责将进口的氧化铝原料通过电解加工的方式还原成铝并出口,该过程往往需要耗费巨大电能。铝厂每年几乎消耗南岛总发电量的三分之一、全新西兰用电量的13%。与此同时,NZAS铝厂也支付了10%的全国电力传输成本。

电解铝属于高能耗但环境污染相对较小的重工业,NZAS铝厂更是全球仅有的两家能生产超高纯铝的工厂之一。它冶炼出的金属铝纯度高达99.98%,主要供给日本和欧洲客户制造智能手机、电子设备和高附加值产品。

但高价格、高品质的铝仍然不足以抵销其电费开支,尤其考虑到铝价已经跌至五年来的最低水平,而COVID-19让生产环境变得更复杂。

Aluminium Smelter look

关闭铝厂对游客经济凋零的南岛来说无疑是又一打击,尤其是铝厂所在地Southland。NZAS铝厂每年给当地创造5亿纽币收入,相当于当地GDP的10%。从明年8月开始,新西兰将失去每年12亿纽币的铝出口,GDP也将永久性损失0.2%。

就业市场同样也不乐观。作为南岛最大雇主,NZAS铝厂有1000名员工和承包商,另外还有2000个直接相关的上下游工作。到明年8月当地劳动力会有5%面临失业问题,首当其冲的是高工资和高技术人群。如果这部分人被迫迁往其他地区,Southland房地产价格无疑会受到重挫。

尽管失去NZAS铝厂会给经济带来损失,但机遇和益处同样是并存的。关闭冶炼厂的好处之一是它将让新西兰更容易履行应对气候变化的义务。铝厂每年排放高达50万吨二氧化碳,通过碳排放权交易计划享受政府补贴,关闭能更好帮助新西兰实现《零碳法案》控制温室气体的目标。

grid network

此外还有13%的供电将被添加到现有电网中,额外电力供应将有利于新西兰淘汰那些成本较高、技术较老、对环境不利的发电厂——譬如位于Huntly的煤电厂和位于Taranaki的混合发电厂。新增电力还对传输电网的升级提出了要求,尤其考虑到电力需要从位于南岛最南端Tiwai Point附近的Manapouri水力发电厂运输到北岛的人口稠密地区。短期内电价可能会上涨(因铝厂将不再支付传输成本,改由所有消费者分摊),长期来看电价将随着网络升级而下跌,从而让新西兰的工业生产受益。

跟任何重大变化一样,NZAS铝厂关闭的负面影响在第一时间就会被人们感知到,但伴生的机遇和益处需要时间才能体现。新西兰政府需要在这个过渡过程中发挥更多作用,将解决本地就业问题放在首位,为获取更清洁和更廉价的电力保驾护航。

注:本文仅代表西太平洋银行经济学家团队观点,西太平洋银行不保证观点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交易策略。西太平洋银行对本文内容或任何与此相关产生的任何情况所引发的任何损失一概不负任何责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