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抗疫经济学:全民分摊失业,涨薪难上加难

Kenny Lyu
新西兰的抗疫经济学:全民分摊失业,涨薪难上加难

本周新西兰即将公布第二季度的官方失业率,西太平洋银行认为可能在5%左右,大幅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7%-9.5%。

这说明,新西兰本轮经济衰退并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全民分摊失业痛苦的短时工作制(Kurzarbeit)扮演了重要角色。

新西兰统计局的月度雇佣指数(MEI)是判断就业情况的重要指标。MEI显示新西兰在4月失去了3.5万个工作岗位,但6月就收复几乎全部失地。劳动市场的弹性出乎意料,这主要是因为两点:政府的工资补助计划和企业选择降薪减时(而非裁员)。

工资补助计划被认为是推迟失业到来的重要推手。领取首次工资补助的劳动力最高达到170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领取延长工资补助的劳动力目前有56万人,这部分人也是最容易失业的群体,因为这反映了雇佣他们的企业存在严重的营收问题。当延长工资补助到期的时候,也就是劳动力市场迎来真正“大考”的时候,我们认为这个时间大致在8-9月。

short time work

另一个缓解失业问题的重要因素是雇主采用降薪和减时的办法应对危机,降低了裁员的迫切性。换而言之,失业成本不再集中在一小部分人身上,而是被分摊给了整个劳动力市场。

新西兰并不拥有这种做法的专利,事实上是德国在百年前推出的这个名为“Kurzarbeit”(德语:短时工作)的纾困方法。此次新冠病毒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后,欧洲各国都开始纷纷启用短时工作制,对新西兰亦有借鉴作用。

短时工作制背后的逻辑是:企业不需要靠裁员来节流,因为经济危机往往是周期性的。在萧条时裁员和在景气时扩张是企业的内在基因,与其裁掉那些熟练劳动力、稍后再付出更多资源培训新人,还不如让雇主减少员工的薪酬和工时,同时仍然保留这份工作。员工损失的薪水可以靠政府补贴,从而既帮企业留住了员工,也可以在危机后迅速重返职场、更快实现经济复苏。

working meetings

实行短时工作制可以抑制失业率,但它需要相对完善的劳资法律框架。当企业裁员的成本较高时,企业更愿意遵守短时工作制。这个方法也不是万能的,它很可能保留下一些本该淘汰的工作,甚至让“僵尸公司”继续存活,对生产力来说并不算是好消息。

西太平洋银行预测今年第二季度新西兰的失业率为5%,比第一季度的4.2%略有提升。做出这一预测的主要依据是第二季度领取求职福利的人数(18.3万人)。我们还认为,第三季度数据可能会非常迥异,一方面是因为政府的工资补助计划收官,另一方面是因为没有了全国性封锁这一干扰因素——后者部分扭曲了第二季度的真实数据。

与失业率相比,可能更多人会比较关心劳动成本指数(LCI),因为它代表了薪酬涨幅。西太平洋银行尚不清楚降薪减时是否会反映在本次官方统计中,但从各方面来看,除了4月的最低时薪调整外,第二季度不太可能有大规模的涨薪现象。我们认为第二季度的LCI指数可能只有0.3%,即对应法定时薪从17.70纽币提高到18.90纽币的幅度。

 

注:本文仅代表西太平洋银行经济学家团队观点,西太平洋银行不保证观点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交易策略。西太平洋银行对本文内容或任何与此相关产生的任何情况所引发的任何损失一概不负任何责任。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