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对新西兰大选反应冷淡,出口依赖中国敲响警钟

Kenny Lyu
市场对新西兰大选反应冷淡,出口依赖中国敲响警钟

- 新西兰出口越来越依赖于中国,若中新贸易关系发生变数,部分行业存在较大风险;  
- 旅游业、海产业、留学教育和猕猴桃的出口风险最高;乳制品和葡萄酒的出口风险最低;
- 本周的新西兰大选不太可能引发市场较大反应。

最新商业信心调查显示,企业信心已经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除了旅游相关产业,几乎所有行业都开始恢复投资和发展计划。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上周的乳制品拍卖价格二连涨,显示全球乳制品需求仍然坚挺。尽管10月是新西兰乳制品产量的季节性高峰,价格却没有被供给拖低,从侧面证明了乳制品行业的前景。

就如我们一再指出的,由于中国和部分东南亚经济体成功遏制新冠病毒,来自亚洲的需求一直在反弹,并且和欧美脆弱的复苏形成鲜明对比。这是新西兰农产品出口的底气。

在疫情环境下,新西兰出口超预期,在很大程度上归结于一个事实:新西兰的主要农产品出口市场依然是中国,高达60%的新西兰食品出口至这个地区。但由此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过度依赖中国了?

 export de

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和高额的利润。自从中新两国在2008年签署自贸协定(FTA)以来,新西兰的出口商获益良多。如今中国已经毫无悬念成为新西兰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在几乎所有出口中都轻松占据头名交椅。

但深耕中国市场也带来了风险,最大问题就是,新西兰正在失去出口的多样性。不是说新西兰对中国出口数量多就构成了问题,而是该出口是否对中国具有战略性。如果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对中国来说是可替代的,中国可以选择通过贸易关系对新西兰施压。这也意味着,某些部门跟其他部门相比,存在更大的风险敞口。

这些风险包括但不限于:中国会在某些情况下限制市场准入;发生费解的通关延误和资格认证失效问题;有时中国会通过社媒或官媒来影响特定国家的特定产品交易;有时甚至引发知识产权纠纷……

export indicatior

风险最大的出口部门是旅游、留学教育和海产品。它们对中国有很高的风险敞口,因为这些领域没有大型新西兰企业,中国可以轻易找到新西兰之外的替代市场。

农产品当中风险最大的是奇异果,因为中国可以转而进口香蕉和菠萝等其他水果,后两者的市场规模比奇异果要大得多。此外据报道佳沛的高端品种Sungold奇异果在中国被大量非法种植,民事诉讼正在进行中。

相比之下,乳制品是最安全的。中国严重依赖新西兰的乳制品,每年约有一半进口来自新西兰。乳制品本身也是一种战略性食品,缺少合适的替代品。中国健康饮食指南建议国人每天摄入300克牛奶,远高于目前的人均消费水平,因此上升空间巨大。

葡萄酒对中国的风险也较小。事实上,出口商迫切希望加强对中国的出口,以搭上中国中产崛起的特快列车。

需要明确的是,中新贸易的规模反映了经济体的相对优势。新西兰和中国具有高度互补性,中国生产的制成品比新西兰要便宜得多,而新西兰的比较优势在于农林牧业。正是这种贸易互补性,决定了新西兰的出口风险小于整体规模所暗示的水平。中国消费者需要新西兰的食品,因为中国无法有效生产足够多的食物;同理,新西兰需要从中国采购大量制成品,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制造商。

fruit 4445343 1280

本周新西兰将举行大选,目前民调最大可能是工党胜出,绿党成为共同执政伙伴;另一种可能是工党以接近50%的得票数单独执政;第三种可能是国家党和行动党组建的中右联盟胜出。

由于无论工党或国家党都没有太多政策惊喜,金融市场在大选当天不太可能有大的反应。只有在组阁谈判完成、新一届政府成立和宣布主要政策后,市场才会有所动作。这个过程可能持续数周。

 

注:本文仅代表西太平洋银行经济学家团队观点,西太平洋银行不保证观点的真实性和有效性。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交易策略。西太平洋银行对本文内容或任何与此相关产生的任何情况所引发的任何损失一概不负任何责任。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