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h Stretton: 没有一个女性应该被社会放弃

Camellia Yang
Annah Stretton: 没有一个女性应该被社会放弃

如果整个社会都背弃了你,认为你已经无可救药,你应该如何完成自我救赎呢?

新西兰有这么一群特别的女性群体,她们的生活如同一个恶性循环的圆圈,犯罪,被抓,入狱,判刑,坐牢,释放,再犯罪。

而现在,新西兰的知名时装设计师Annah Stretton成立了一家名为RAW的女性服务机构,为曾经堕落无助被社会抛弃的女性提供庇护和改造的场所,下面就是她的故事。

 

投身慈善事业

Annah-Stretton-and-one-of-the-RAW-women

Annah Stretton with one of the women from the RAW programme.

Annah Stretton是一位享誉世界的时装设计师,她的自创品牌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有25年的历史。

尽管Annah的人生在多数人看来是如此成功,但她却不满足于此。

“我常常思考20年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尤其是能否为我生活的这个社会做出良好的改变。”Annah如是说。

Annah一直想投身于非盈利组织的活动中,她参与了新西兰防治乳腺癌组织,小动物救援组织和其他的慈善组织机构,提供了人力和资金支持。

2013年,Annah成立了自己的慈善机构RAW – Reclaim Another Woman ,这个组织的存在意义是为了帮助那些来自弱势社会背景的女性群体。

 

 

RAW的诞生

"投身时尚行业的这25年,很容易让人变得自恋,一心只想着盈利。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生命召唤,希望可以通过RAW这个组织,填补社会空缺,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女性重新找到自信,回归社会。“Annah表示。 

Annah介绍说,曾经和怀卡托女性救援机构的一次合作,使她产生了创建RAW组织的计划。

“我必须承认我从来没有认真的了解过毛利文化,我的内心对他们有所偏见,这都是建立在我对他们不了解的基础上。但是和怀卡托女性救援机构的合作使我产生了巨大的改变。我在那里遇见了很多年轻的毛利女孩,她们中的很多人都饱受家暴和帮派的影响。你只有投身在那个环境才可以明白,有一个健康安全的避难场所对她们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如果她们持续生活在一个糟糕的环境中遭受身心伤害,她们又要如何才能融入社会呢?”

“这些女性大多来自北岛的北部,幼年的成长环境便是在帮派当中,她们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成长环境有什么不好,因为她们周围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成长起来。犯罪和毒品对于她们来说再正常不过,坐牢在她们眼中也如同度假一般。当我去监狱看望她们的时候,我更感觉像是去了一所女子寄宿学校,她们中的很多人都是监狱的常客常客,彼此都互相了解。”

Annah-Stretton-and-the-RAW-women

 

 


教育改变一切

RAW-staff-party

 

“你需要满足特别的条件才能加入RAW这个组织,你自己本身需要有强烈的自我改变意识,愿意为重新回归社会摆脱犯罪生活做出努力。所有满足条件的女性将会在汉密尔顿进行学习,在那里她们将向大学生一样,住宿舍,固定时间学习。”Annah表示。

“在RAW学习生活的女性一切费用都由组织机构承担,但当她们学成归来时,必须有能力回馈这个社会。我有时做公众演讲时会带上这些女性,让她们有信心和大家分享她们的故事,用真实的故事感染大众,从而接纳她们重新融入社会的想法。”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有犯罪过去的人很不待见,更不用说接纳她们理解她们了,但是人无完人,尤其是向这些在弱势环境成长起来的女性来说。RAW组织的学生从21岁到50岁不等,我们同时和怀卡托理工学院怀卡托大学合作,通过教育手段改变这些曾经失足女性的想法,培养她们拥有一技之长,从而更好的回馈社会。”

 

重新回归社会

“我们的总部位于汉密尔顿的中心,紧邻怀卡托理工学院,因为位置和大学靠近,很多大学专家也会为我们的学生重新回归社会做出很大贡献。我们有很多志愿者愿意与她们分享自己的技能,有时也会为她们带来食物分享。”

“这些无私的志愿者的贡献,让曾经失足的这些女孩们备受感动,通过与社会人士的交流互动,也为她们重新回归社会打下了基础。”

 

RAW-women-in-one-of-the-incubator-houses

Inside one of the incubator homes

 

Annah表示她对于自己现在做的慈善事业充满了激情,看到很多女性朋友重新回归社会走上正轨也是激励着她继续努力的动力。

2017年,Annah将投入更多的精力和金钱在RAW项目上,也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为建造美好的社会出一份力。

 

Tags:
, , ,